北京擦亮中轴线“金名片” 让历史文化活起来

尹星云

2020年06月12日16:21  来源:人民网-北京频道
 

作为全国文化中心,北京的历史文化遗产丰厚,北京城的中轴线就集中展现了这座古城的厚重韵味,天安门、故宫、天坛、北海、钟鼓楼等一颗颗明珠让这条历史文化轴线熠熠发光……

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在北京市考察工作时指出,“历史文化是城市的灵魂,要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城市历史文化遗产。”“让文物说话、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,激发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。”

腾退、修缮、逐步开放……近年来,北京中轴线上的历史文化遗存正逐渐被擦亮,在新时代焕发出新的活力。 

北海漪澜堂:“针灸”疗法让古建活起来

6月初,北海公园内的琼华岛北坡搭起一圈围挡和脚手架,位于此处的有260年历史的漪澜堂古建筑群正式开始整体修缮。这里,曾经是一处为老北京人熟悉的场所——仿膳饭庄。

北海漪澜堂开始整体修缮。人民网尹星云 摄

自1959年以来,漪澜堂建筑群长期被仿膳饭庄占用,数十年来,对文物建筑格局、环境扰动较大,并且制约了北海公园作为首都核心区历史名园的发展。“漪澜堂是北海轴线的重要组成部分,有着深厚的文化遗产价值,但由于长期作为餐饮经营场所,无法让广大人民有机会参观游览,为此,几代北海人以及社会各界人士一直为漪澜堂的腾退工作努力,最终在2016年顺利完成了腾退工作。”北海公园园长祝玮告诉记者,腾退完成后,修缮工作提上日程,但原定今年初启动的大规模修缮计划,被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,推迟到了现在。

北海漪澜堂开始整体修缮。人民网尹星云 摄

修缮现场,工人们正在小心翼翼地搭建脚手架、搬运物料,现场秩序井然。“修缮中,我们格外注意对现有古树及古建的保护。”胡峂介绍,修缮开始前,他们就关注到了这里的每一棵古树,它们是活的文物,是这座古典园林中的点睛之笔,除了将树干用木板围挡起来之外,还关注到每一种树的习性,“它怕什么样的伤害,各种材料、粉尘会不会对树木造成影响,我们都必须考虑到,要将对古树的影响降到最小。”在修缮前,漪澜堂区域的地面也被铺上了PVC防渗防透膜和木板,防止对其造成破坏。

工人在整理古建瓦片。人民网尹星云 摄

漪澜堂建筑群始建于清乾隆年间,是北海唯一且保存完整的戏曲观演场所,是我国古代皇家园林的经典及优秀观演空间处理的典型代表,也是我国填湖建设技术发展的重要实物佐证,其占地10000平方米,东西长177.1米,南北宽57.6米。虽然面积算不上太大,但修缮难度却不小。“这片建筑群的文物建筑达38座、200余间,涉及到堂、斋、楼、室、台、轩、廊、亭、馆、门、城等多种类型,修缮的复杂性可想而知。”北海公园基建设备科科长钱勃介绍,该建筑群的残损病害较多,涉及到的修缮工艺也较为繁杂,为了确保修缮的高质量、高水平,各方专家深入研究了与之相关的样式雷烫样、文献、图片等,仅是前期的修缮方案论证阶段就持续了两年多时间,“有了这份详细的‘体检报告’,接下来的‘治疗’才能更有把握。”

一般施工中,物料的堆放及运输算不上问题,而在本次修缮中,受制于琼华岛四面环水、坡度较大及文物保护对象多等因素的制约,这带来一个棘手的问题,运输车辆无法开到岛上,物料只能靠工人一点点手搬肩扛。记者在修缮现场看到,这里堆积了大量渣土,“工人只能把渣土背出去,一袋渣土就有三十多公斤。”钱勃介绍,修缮所用物料也不能随意堆放,为此,园方与施工方北京房修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对场地进行了细致安排,做了一套完备的方案,解决了这一问题,确保了工程的顺利开展。

本次修缮还有其独特之处——“研究性修缮”。“这个建筑群的构成要素太复杂了,我们把它当做一个科研项目,从园林遗产的角度去分析,尝试探索研究性保护的实践性与可行性,希望能形成一套完整的园林遗产保护体系,也可以为其他同类型的修缮项目提供可借鉴的参考。”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张凤梧近些年来参与了漪澜堂延楼 (长廊)、北海静心斋等古建的修缮设计工作,他对这座我国迄今保留下来的历史最悠久、保护最完整的皇家园林有着丰富的研究积累和深厚的情感。

在此前长达两年的修缮设计论证阶段,天津大学设计团队投入了大量的精力。以古建筑表面的彩画为例,为了尽可能还原其真实性,团队将我国古建筑彩画泰斗级人物、年过八旬的王仲杰老先生请到现场,对每一间房子的每一个彩画细节进行分析,并结合文献及老照片确定详细图稿,“论证过程非常谨慎,但免不了有争议之处,但我们还是会尊重老专家的意见、尊重史料及文物真实。”

文物古建经历了时光的洗礼之后本就非常脆弱,修缮力求还原其真实性与完整性,施工精细程度堪比绣花,这次也不例外。“对于古建的修缮,我们是要让它尽量保持健康,而非焕然一新,最大程度地解决它的疾病,希望它能‘延年益寿’,所以我们不倾向于‘动手术’,而是尽量采用‘针灸’、‘微创’疗法,精准找到‘病灶’,力求‘手到病除’。” 张凤梧也坦言,在修缮过程中难免出现之前没有发现的新问题,这时就要随时进行“会诊”来确定下一步的修缮方案,这个过程如果用图片、视频等多种技术手段全程跟踪记录下来,对于当今及后代的修缮工作都是有益的,这也是本次研究性修缮的目的所在。

北海漪澜堂修缮工程已经正式拉开帷幕,我们期待这里能够早日焕发出历史文化遗产最本真的光彩,精致地点缀在北京城的中轴线上。

中轴线文物腾退:让文化空间多起来

2011年起,北京启动中轴线申遗文物保护工程,近期发布的《北京市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长期规划(2019年—2035年)》中也明确指出,北京将大力推动中轴线申遗,打造国家文化遗产保护的标杆。

北京中轴线上的景山万春亭。(北京市文物局供图)

随着北京中轴线申遗工作的持续推进,文物腾退修缮保护力度持续加强、成效明显。北海万佛楼、阐福寺古建筑群、景山寿皇殿、先农坛“一亩三分地”等更多中轴线上的历史文化遗产陆续被擦亮。

“即使中轴线不申遗,文物腾退工作也是非常必要的。”北京市人民政府参事于平介绍,由于历史遗留原因,中轴线沿线及周边的一些历史文化遗产被居民或单位占用,客观上对文物本体产生了极大的安全隐患,而对身在其中的居民及单位的有序腾退是保护的前提和基础。比如景山、太庙这样重要的文保单位内长期有居民居住,但其中的各种生活必备设施非常不完善,甚至很落后,天坛公园内有机械厂房,先农坛内有学校,“近年来的腾退不仅对文保单位好,也改善了这些居民及单位的生活工作环境质量,这是双赢的事。”

北京中轴线上的永定门。(北京市文物局供图)

于平认为,腾退、申遗的目标是要使历史文化遗产本体得到更有效的保护、更充分的展示和更有序的利用,使市民能够有更多的公共文化空间去享用遗产保护的成果。“保护固然重要,但是其成果惠及于民同样重要,这有益于北京作为世界历史文化名城可持续发展,有益于国际化大都市发展进程。”

在于平看来,中轴线保护还有很多工作需要推进,比如深入研究遗产价值,凝聚更多的社会的共识来支持保护、申遗工作,以世界遗产的最高要求来保护利用我们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。

“人民群众是中轴线保护、申遗的重要力量。”于平认为,北京市民应该更深入地参与进来,首先从个体角度来关注了解中轴线的遗产价值、感受其文化魅力。也可以做中轴线保护的志愿者,比如沿线居民可以配合社区、配合规划管理师来开展相关保护管理工作。市民还可以积极广泛地建言献策,为保护、管理、遗产价值研究、风貌整治等方面工作贡献智慧,利于决策部门作出更科学合理的工作安排。

擦亮中轴线:让老城美起来

北京中轴线不仅是北京城的历史脉络,更是一条民生脉络,串联起了老北京的“前朝后市”,左右不仅布局着北京城最重要的皇家建筑群,也分布着街巷里坊、四合院,居住着大量的老北京原住民,承载着最有代表性的京味文化。

俯瞰钟鼓楼。(北京市文物局供图)

“中轴线申遗首先是保护,是提升中轴线沿线周边的人文景观和生态环境,让居住在这里的人活得更舒适,让游览中轴线的人更能感受中华文明的魅力,让更多的人民群众因为中轴线申遗有获得感,自愿参与到中轴线的保护与宣传中来。”北京市文物局党组书记、局长陈名杰说,北京中轴线申遗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改善居民的生活品质,提供更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,留住北京城的“根”与“魂”,让老北京人、老北京文化在北京中轴线上长长久久的生活、发展下去,延续千年古都的精气神。

陈名杰指出,北京中轴线申遗也是向世界展现中国,乃至东方古代都城规划一以贯之的理念与智慧的重要举措,是推动北京老城的整体保护,切实实施新版《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》中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文化中心建设的核心工作。“未来,我们将积极推动中轴线暂未开放文物及建筑,如永定门、正阳门箭楼、景山观德殿、鼓楼一层、钟楼一层空间在修缮、布展后向公众开放;也会积极推动中轴线遗产与旅游融合,如在中轴线南段‘漫步北京’基础上继续打造中轴线文化旅游探访路线等。”

随着中轴线保护、申遗工作的持续推进,北京城的这条轴线正在被擦亮,逐渐展现出这座世界历史文化名城的动人之美。

故宫角楼。人民网尹星云 摄

中轴线是北京这座世界历史文化名城的文化核心,其保护、申遗对北京老城保护、恢复古都风貌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从某种角度来看,这一过程,其实也是公众提升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理念的过程,甚至是增强公众文化自信的一个过程。北京中轴线保护、申遗是北京建设全国文化中心的重要抓手,是人民群众追求美好幸福生活的重要动力,同时也是一代人的历史责任与使命。

(责编:尹星云、郭亚飞)

推荐阅读

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,北京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,北京市政府发布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。【详细】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,北京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,北京市政府发布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。【详细】